“请记住今天这个日子,2005年11月24日,一个新的行业标杆在诞生。”领驭上市发布会上,上海大众市场部总监于琼根略带煽情地说。

从轿车开发难度上看,整车开发应该经历5个层次:一、引进产品的国内市场匹配;二、引进产品的零部件国产化及小改型;三、内外部结构重大改型;四、全新车身开发;五、平台开发。领驭的成功标明上海大众目前已经处于第三层面向第四层面过渡,而目前国际上很多大的企业也很少独立开发底盘,往往选择联合开发新车型和新平台之路。领驭的成功上市,证明了上海大众所坚持的依托国际资源,培育自主人才,通过建立中外合作团队,针对中国用户的实际需求,在中国本土进行全过程自主开发的这条道路是正确的,也是可行的。

毫无疑问,声明中最值得关注的亮点,是强调“本土化”的思路,其核心就是实现自主研发。因此,在合资企业中引进车型一统天下的局面下,上海大众何时能领风气之先开发出一款完全中国概念的新车,值得国人期待。斯柯达项目成功落地似乎在显示汽车合资企业的出路与希望,也就是说,从过去“以市场换技术”的探索,转变为现在可以用平等的资源(合资企业的存量和经验)合作,激活本土化的创新之路。

研发道路上固然铺满荆棘,各类困难可想而知,而对于这条道路,上海大众似乎已经决定而且义无反顾,上海大众公关部负责人表示,以后上海大众所推出的每一款新车都将有自主开发的影子。既然一切已经开始,就要毅然地走下去,因为道路虽然波折,但却是通向希望的康庄大道。

用“厚积薄发”来形容上海大众的自主研发之路,再合适不过了,领驭即是上海大众研发实力的一次集中体现。目前,上海大众产品开发中心有700多名技术开发人员,具有一流的人才储备;1997年投资20亿元建造技术中心,更是涵盖了造型楼、整车试验楼、试制车间、声学试验室、气候模拟试验室、汽车排放实验室、欧Ⅲ/欧Ⅳ排放实验室、电磁相容性试验室、道路模拟试验台、台车碰撞试验室,基本具备了完整的开发和试验能力;耗资11亿元打造的亚洲惟一的轿车试车场,为同行们提供了整车认证和实验服务。这些都表明,上海大众具有了国内一流的自主开发实力。

领驭的成功上市让上海大众摸索到一种全新的产品导入模式。上海大众总经理陈志鑫说:“上海大众目前已经拥有国内同行中最强的产品开发能力,在未来的产品布局中,将同时采取自主开发和直接引进两种模式,考虑导入包括SUV在内的全系列产品,一方面充实上海大众的产品线,另外一方面将加大新产品计划中的自主开发因素。”

从领驭开始,上海大众的自主开发和主动创新从实质上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实现了完全以市场为导向的研发及产销模式。

卧薪尝胆悠悠二十载

上海大众的自主研发之路经历了漫漫20年。1985年至1992年,上海大众针对技术的消化、吸收及国产化,建立起了全国最完善的国产零部件配套体系,在这一过程中,上海大众的国产化工作也促进了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水平的提高,为加速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1992年至2000年,上海大众步入了改进开发和联合开发阶段,桑塔纳2000型成为了中国人参与开发的第一个车型。随后,上海大众又与德国大众联合开发了上海帕萨特
报价
图片轿车。在这期间,上海大众精心挑选了40名年轻、有事业心的工程师到德国大众结合PAS-SAT、POLO项目进行了为期3年的全过程开发培训,这批人员已成为上海大众产品开发的中坚力量。2001年至今,在基本具备产品开发的软、硬件条件的情况下,上海大众迈进了自主开发的阶段。由上海大众开发的出口版右置方向盘POLO轿车,2003年起成功批量出口澳大利亚,这也是中国轿车首次出口到发达国家;2004年3月成功上市的桑塔纳3000“超越者”,成为自主开发实践的第一个产品,通过桑塔纳3000的自主开发过程,上海大众提升了自主开发体系的能力,并为完全自主开发产品积累了经验和人才。

厚积薄发领驭树标杆

像上海大众这样一个经历了十多年潜心准备自主研发的大型轿车企业,在长时间的等待中,终于找到了与市场接口的产品平台。正是因为上海大众有了雄厚的家底,使得“联合开发”能成为双方共识,也表明了德国大众思路的转变。虽然不是自主品牌,但斯柯达项目毕竟提供了一个能够掌握核心竞争力(轿车整车本土化开发)的契机。

自主之路任重而道远

仔细解读上海大众与斯柯达达成的全面战略合作声明,可以看出上海大众在“觉醒”,在产品战略上又有新的调整。而声明中透露的一些亮点(如联合为中国市场开发全系列车型),则是中国此前的汽车合资企业中所未见的。

领驭是上海大众研制的一款全新、专门针对中国中高级汽车市场的旗舰车。中德两国的设计师们各展所长,灵感的火花相互撞击,结合而成具有大众品牌风格的设计语言,让领驭既保持原有的PASSAT系列的经典设计,又能突显此车中西交融的国际化特征。

相关文章